欢迎访问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污到下面滴水的短文/别喊,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时间: 2020-02-22 14:25:20 | 来源: 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楚南哪里会给她机会,马上追了上去,在后面扯住了王老师的头发向后一拉,刘老师一阵吃痛,大叫起来:“楚南,你疯了吗?你在不松手,我可要喊人了?”

楚南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你想让所有的人都来参观一下你的胴体就尽管喊,反正我也不亏。刘老师果然好耳力,偷听人家干那事很刺激吧?要不咱们就来实战一下,我一定会让刘老师感受到真正做女人的滋味的,我的话儿可是很厉害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了刘老师的衣服里面,脸上的表情更加令人可怕起来:“刘老师的这个可比王老师差远了,需不要我帮刘老师开发开发?”

此时刘老师一场的羞愤,她只感到胸口被一只大手熟练游走着,这手似乎很通此道,刘老师没有多久身上居然冒出了汗珠。

刘老师知道不能任凭这件事发展下去,此时的王老师却有些担忧起来:“楚南,你别这样,会被开除的。”

文学

楚南把心一横:“我才不在乎会不会被开除,她居然敢威胁你,我绝不能饶了她。”

对于王老师来说,这算是有人第一次这么关心和在乎她吧,她听楚南这么一说,心中不由的有了许些暖意。

不过,王老师却紧张的发现,楚南已经开始对她发动着不可描述的攻势,这叫她异常的紧张起来:

“王老师,你快制止他呀!唔,不要!王老师快救我,呜呜……”

王老师在一旁看着,一直没有发声,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自己的学生在办公室里对自己的同事做出这样的事事情,她却有些无动于衷,甚至有了些复仇的快感。

楚南丝毫不给刘老师喘气的机会吗,伸出了手指开始在刘老师的森林周围滑动。

“刘老师,你在家肯定很浪荡吧,你看都湿了,咯咯,不要急哦,好戏这才刚开始呢!”

“楚南,不要伤害刘老师,还是放她走吧!”王老师看到刘老师可怜的样子,动了恻隐之心,上前想要拉开楚南,可是被楚南一把推开,又回到了座椅上。

“王老师,我刚刚在外面都听到了,这个女人想要拿咱们的事情威胁你,你竟然还替她求情?今日就算放了她,她出去之后肯定会向全校的人告发你的。我倒是不怕,就是怕辱没了王老师你的名声!”

楚南一口讲完心里话,此刻两眼发红,看上去有些吓人。尤其是他的下面,早就顶起了一顶高高的帐篷,正好抵在刘老师的下面。

刘老师被这微微的一顶,更加害怕起来,马上服软的说道:

“楚南,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是有老公的人,你们的事情我绝不会说出去的,我也不会再找王老师的麻烦了,求求……”

“有老公了?有老公了还惦记着人家男老师干嘛?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生活的,呵呵。”

楚南把刘老师扯到了桌子的边上,紧紧地压着刘老师,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然后一双咸猪手开始在刘老师的身上四处游走,手指划过之处,皆留下一道道红印。

王老师沉默了,楚南说得对,即使现在放刘老师走,以她的为人,一定会将自己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这样一来,她自己不仅会丢掉饭碗,还会成为众人的笑话,永远抬不起气头……

想到这里,王老师原本想要过去阻止楚南的脚步,又向后退去,刘老师看到王老师的举动之后,知道仅存的希望已经灰飞烟灭了,她再一次的被恐惧侵蚀。

楚南见王老师的已经放弃阻挠他的行为,便越加的肆无忌惮起来,楚南疯狂地撕扯着刘老师的衣服,任凭这个女人捶打自己的胸口,但是刘老师越是捶打,楚南兽性越加强烈。

很快,刘老师身上的衣服就被楚南扯开,刘老师的身体彻底袒露无疑的暴露在了楚南的面前。

楚南略微的打量了一下刘老师的身材,面目狰狞的说道:

“刘老师,没想到你结婚了身材还这么好!怪不得要偷窥人家办事,一定一个男人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对不对?”

楚南欣赏着刘老师的胴体,内心一阵狂热,只想找个地方狠狠地发泄一通!刘老师听了楚南的话,羞愤不已。

“呜呜……”此刻的刘老师已经无力挣扎,也不再叫喊反抗,只是绝望地瞪着楚南,眼神里充满了怨毒。

楚南感受到了眼神里的一丝冰凉,心想着更不能放她安然离去,如果不拿捏住她的把柄他核王老师都不会又什么好日子过。

想到这里,楚南的手在一次的对她的山峰发动了进攻,在一波波的侵袭过程中,刘老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异样的变化,不过她内心还是在拼命的挣扎着。

但是这样的挣扎却被楚南青涩中带着成熟的手段很快的瓦解掉,她只觉得浑身开始发烫起来,这一切让刘老师深感意外,还是学生的楚南,是怎么又这般娴熟的手法这么快的可以调动起她内心的火热。

刘老师本来就是一个一点就着的女人,在碰上楚南这样成熟中包裹着青涩的举动,让她有了种欲罢换休的感觉。

楚南从刘老师的反应可以判断的出,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开始准备进入刘老师的身体。

刘老师虽然知道这件事情无可避免,但是事到临头,刘老师依然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她想去推开楚南,去发现自己毫无力气,却更像是半推半就一般。

这样毫无效果的阻拦,对楚南没有能产生任何实质性的作用,楚南很顺利的打到了自己的目的。

随着楚南进入的那一刻,刘老师发出了一阵叫声,在痛苦中一丝丝不能名状的东西。

这声音让王老师有些不忍起来,她堵上了耳朵,把头转了过去,此刻楚南哪里还会顾忌这些,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努力耕耘起来。

于是办公室的隔板墙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时不时从里面传来低沉的呻吟,一场激烈的人肉大战正在上演。全程的观众只有一个,那就是王老师。

就这样,刘老师的无力的反抗慢慢的变成了迎合,渐渐地开始配合起楚南的动作。

这时,王老师觉得奇怪,那悲戚的叫声开始变成了沉吟的声音,她组转过脸去,却看到了刘老师的另外一面。

这样的情景,开始无比的刺激着王老师的神经,她不由的紧紧地夹着自己的双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不过,这一切她并不觉得意外,似乎刘老师此刻的反应是在她意料之中。

还是女人了解女人,总是那样地口是心非……

看着刘老师的样子,楚南心中暗自骂了一句,然后掏出了手机,把刘老师的样子拍了个底掉,刘老师本想去抢楚南的手机,却被一阵快感冲上了云霄。

当她恢复知觉的知觉的时候,楚南正在帮她穿衣服,刘老师气恼的用尽力气推开了楚南:“别碰我,我自己来。”

楚南向后退了两步,刘老师在一阵羞愤中穿好了衣服,恶狠狠的看着楚南,楚南摇了摇手机,嬉皮笑脸的看着刘老师:“刘老师,你不想这视频在全班同学和你老公的手机里传播吧?”

刘老师愤怒的吼道:“你无耻!”

楚南耸耸肩膀:“我们彼此彼此,谁都不比谁好到哪里去。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就非礼一下喽。

不过,刘老师,你的功夫真不错。”

刘老师被这楚南这么一说,也不知道是由于气恼还是由于害臊,脸红的无以复加。

她眼珠子一转,说多了句:“你倒是好心要救这个女人,她开始往蔡老师怀里钻的女人的,你自己想想清楚吧。”

说完,她一甩门走了出去。

听了刘老师的话之后,楚南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欣喜,反而有些失落的把手机放回了口袋,回头看了看王老师。

这时候的王老师有些百感交集,但是刘老师说的是事实,她此时很担心楚南这是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不过楚南却只是看了看王老师说道:“王老师,你放心她不敢在骚扰你了,我先走了。”

看着楚南的背影,王老师如鲠在喉,伸出去的手迟迟没有放下去。

自帮助王老师解决那件事之后,小胖发现楚南似乎沉默了许多,经常爬上树看着远方,沉默不语。

小胖觉得奇怪,也爬上树坐在了他的身边问道:“楚南,你咋了?是不是被小雅甩了?”

这要是搁着以前楚南说不定就会骂回去了,但是这次楚南却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我在这样下去,说不定小雅真的会甩了我。”

小胖完全听不懂楚南再说什么,不解的挠挠头:“你现在这个样子?你现在的样子不是挺好的吗?”

楚南白了小胖一眼,然后摇摇晃晃的站在了树干上,大吼道:“我,楚南要变得强大。”

说完从书上跳了下去,直看的小胖目瞪口呆,这树至少又两米多高呢。

不过,楚南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扔下了小胖,一阵风的跑回来家,看的小胖喃喃的说到:“我地乖乖,他这是受啥刺激了?”

这几日,让王老师感到意外的事情并不是楚南没有来骚扰她,而是楚南似乎一改往日的完虐,开始认真学习起来了。

为了一探究竟,王老师把在中午休息的时候,把楚南叫到了办公室,王老师看着楚南,温和的说道:“楚南,你这几天懂事了不少,总算愿意好好学习了,这就好。”

楚南本想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但是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一改刚才一本正经的样子,露出了以往那种坏小子的一般的笑容。

王老师看到这幅笑容之后,暗自皱眉,她不会是着了这坏小子道了吧,难道这几天这小子的所作所为都是装的?

楚南坏笑的看着王老师说道:“王老师看出来我用心学习了是不是?那王老师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奖励一下我?”

王老师当然知道这坏小子所谓的奖励指的是什么,但是这次她却没有任何的反感,内心反而有些微微的触动。

不过王老师却故作生气的看着楚南:“楚南,怎么这么每个正行,再不听话老师可要生气了。”

楚南全然不怕王老师的威胁,而是一把抓住了王老师的手,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王老师一阵娇呼,被楚南用力的抱住。

王老师被楚南这样的举动给吓了一跳,用力把楚南推出了门,然后把门反锁上,开始急促的呼吸起来,用手拍了拍胸口暗道,还好被这混小子赶出去了,不然的话,还真有些把持不住了。

被赶出来的楚南被关在了门外的时候,旁边的门打开了,只看到刘老师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楚南,阴阳怪去的说道:“你不是厉害的很吗?怎么被赶出来了?”

楚南一步步的走向刘老师,空旷的走廊中传出他脚步的回响,这响声恰似她的心跳一般。

楚南来到了刘老师的身边说道:“刘老师没有听到想要听得,是不是很失望呀?”

刘老师怒目的看着楚南:“你胡说什么?我哪里有在听?”

楚南邪笑的看着刘老师:“没有偷听?那你怎么知道我被赶出来了?”

刘老师被楚南问的全无话说,在看着这坏小子的脸就想起了那天的林林总总,那天楚南给她的欢愉,犹如刻骨一般,让她在自己丈夫身上试了很多次,都不能达到。

此时刘老师满面含春,娇羞欲滴的样子,身体的星星之火开始被楚南撩动,他一把把楚南拉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既然王老师不愿意奖励你,那刘老师来奖励你好不好?”

其实一开始楚南只是想随便的撩拨一刘老师,但是却意外的被刘老师推倒在了书桌上。

这一次,刘老师完全掌握了主动,让楚南似乎有些猝不及防。

很快的,王老师就听到了刘老师和楚南在隔壁房间的淫词浪语,那隔板开始晃动起来,可见两人的激烈程度。

王老师不知道为什么,越听越气,哼哼的把书扔在了桌子上。

下午上完了课之后,楚南背着书包吹着口哨优哉游哉地走在村里的小道上,心里回想着今天刘老师的行为,不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可是当楚南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山村夜路上时,突然从背后出现一个大的黑袋子,套在了他的头上。

楚南眼睛被黑袋子遮住了,看不清袭击自己的人是谁。紧接着,楚南腿部传来一阵剧痛,有人踢了他一脚。

“麻痹的,哪个孙子敢偷袭你南哥……诶呀……”

楚南话还没有说完,又是几脚踢过来,楚南一个重心不稳,直接面朝下,一个狗趴屎摔倒在地。很明显,来者是几个人,早有预谋的暗算!

楚南蜷缩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身体任凭着他人踢打着,硬是没有发出疼痛的叫喊。

那帮人自始至终也没有开口说话,楚南只好护住自己关键的部分。楚南躺在地上一声不吭,周围静的有些出奇,那帮人可能是被楚南的样子吓到了,怕出克人命,便赶紧四处散开,逃跑了。

楚南听着那几个人钻进了野路两旁的小麦地里,发出麦秆相互摩擦的声音,不一会,就听到了野鸡惊叫着从麦地里扑打着翅膀疯狂逃窜。

在乡下,野鸡没到傍晚时分,就会找一个相对隐蔽又能遮风挡雨的地方过夜。野鸡没有自己固定的窝,于是麦地成了他们最好的寄宿之地。

楚南听到那些人走远之后,这才从袋子里爬了出来,看看四周已经没有了什么人。

他轻轻的按了按身上的淤青,吸了一口凉气:“还真他娘的疼,我最近好像没有得罪谁吧?

楚南稍微的分析了一下,刚才那些人打他一直都没有出声,说明是怕暴漏自己的声音,那就是说,一定是他认识的人了。

 但是,究竟是谁呢?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楚南,在地上坐着揉了好久还是没有力气站起来,这时候小胖从远处走了过来,看到楚南的伤痕马上跑了过来:“哇,楚南,你这是和谁干仗了?看你的伤,应该是吃了大亏了吧?”

楚南没好气看了他一眼:“用你说?还不扶我起来,我站不起来了。”

小胖嗷嗷了两声,扶着楚南站了起来:

“楚南,你小子惹到哪个厉害的主了?对方下手这么重!谁干的?”

“我当时头被黑袋子套住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也不知道对方是谁,我更没有得罪谁呀!”

楚南说的很委屈,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打了,竟然是谁都不知道。

小胖故作深沉的说道:

“现在打架无非就是两个原因,要么为钱,要么为女人,难道你欠了别人钱不还?”

楚南嗤了一声:“要是欠钱的话,为啥要用麻袋套我?不直接问我要钱?”

小胖点了点头:“也是,难道你最近给人家带了绿帽子?”

小胖颇有体会地说道。楚南听了心里一紧,自己这段时间玩的女人还真是不少,这么多,到底是哪个女人的情敌找上门来了呢?

楚南当然不能把最近的艳遇和小胖说,于是开始敷衍起来:“别说那么多废话了,扶我回去吧。”

在小胖的搀扶下,楚南回到了家中,楚南变了一个瞎话,把老爹糊弄过去之后,开始躺在床上思考究竟是谁做的妖。

他心里想着这几个人肯定是附近村里的,因为他们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连逃跑都是从麦地里逃。

自己最近也没结下什么深仇大恨,那最有可能的还真是自己最近惹得风流债了,只是究竟是谁呢?

李婶是个寡妇,绝对不是她的情敌。刘秀娥的男人是个酒鬼,平时也没有什么人脉能一下子叫上这么多人帮他打架。

难道是蔡老师?不会,如果是蔡老师的话,哪里用得着这样下三滥的手段,而且最近蔡老师和王老师走的蛮近的,自己最近也没有去找王老师呀?

莫不是刘老师的老公?那更不会了,要是那样,刘老师的老公还不先和刘老师闹个天翻地覆?

那现在就只剩下小雅了。

只是前两天楚南还去她家提亲了,再说自己从小跟她一起长大,也没有什么男人跟自己抢呀。楚南心里琢磨着,脑海中不断闪过小雅身边的男生。实在没有什么头绪。

“麻痹的,要是让老子查出来是哪个狗杂种偷袭老子,老子非打得他连自己的妈妈都不认识!”楚南心里愤愤地想着,在疼痛中慢慢地睡去。

第二天一到学校,楚南正准备进教室,却看到小雅正在跟一个人推推搡搡的,脸上好像有些不耐烦。楚南见状,赶紧跑了过去。却发现是小雅面前跪着一个男生,手里还捧着一朵玫瑰花。那年头,玫瑰花都是城里的男人为了玩到女人使得把戏,价钱可不少。

楚南定睛一看,发现这男的竟然是隔壁村的王小虎。

“这秃头子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骚扰我楚南的女人!”楚南心中大骂,迅速冲上前去。

楚南走过,抢过了玫瑰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还补上了几脚:“切,用几朵破花追女孩子,你还能不能在土一点?”

下一秒,楚南直接伸手拦过小雅的腰肢,用力一拉,小雅整个人就扑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低头,楚南吻上了小雅的红唇,小雅被吓得用力推开了楚南:“楚南,你发什么神经。”

楚南没有理会小雅,而是看着气急败坏的王小虎:“看到没有,追女孩子要靠实力,你还是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王小虎看着地上被散落的玫瑰花瓣,再看看楚南的得意忘形的样子,愤恨说道:

“楚南,看来你是被打得还不够!”

这话一出,楚南脸色变得阴冷起来,目光如刀一般的看着王小虎,但是王小虎从全然没有把楚南放在眼里,说实话,这个头比楚南足足高出了一个头,而且长得很壮实。

他不屑一顾的看了看楚南:“怎么?你还敢打我不成?”

而是手握重拳,青筋暴起,楚南指着王小虎怒声喝道:“原来昨晚是你这个狗杂种叫人打的我!老子今天要废了你!”

一声怒喝,楚南暴跳而起,一拳打了过去,王小虎没想到楚南真的敢动手,身体上挨了一拳,向后退了两步。

这下可把王小虎给惹毛了,他没想到楚南真的感动手,气的一个健步冲过去,挥拳便打。

楚南毫不示弱的两人对了上去,愤怒的厚道:“叫你暗算我。”

小雅见两人越大越凶,吓得喊道:

“别打了别打了!”

小雅夹在两人中间,突然被吓哭了,惊声喊道。两人见状,也是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楚南指着王小虎的鼻子狠狠地道:“王小虎!你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你就是个孬种。我今天告诉你,小雅有主,你别在这里痴心妄想了。”

王小虎鄙视的看了一眼楚南:

“呵呵,就凭你这瘦不拉几的孬种,也只会躲在女人的裙摆后面,老子能打你一次,就能再打你第二次!”

“王小虎,老子跟你势不两立!有本事你给老子放学后在校门口等着,老子不废了你就不姓楚!”

楚南被气得身体发颤,自己昨晚上被人暗害,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正愁找不到事主呢,现在送上门来了,哪能轻易的饶了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

“等着就等着,我就怕你到时候不来!”

王小虎丝毫没有惧怕楚南的意思,也没有惧怕他的理由。

“咱约架可以,不过光打就没有意思了。咱们加点赌注如何?敢不敢呢?”

对于王小虎的提议,楚南想都没有想,直接丢了句“赌就赌,谁怕谁。”

“好,咱们就拿小雅做赌注。谁赢了,小雅就归谁。”

楚南听了就是一愣,他倒不是怕输悠悠的说道:

“王小虎,我再重申一遍,小雅是我楚南的女人,她是一个人,不是筹码!原来在你眼里,女人就是用来做赌注的,活该你单身!”

楚南一字一句说得及其正切,让小雅萌生了一丝的暖意。

自然,楚南他们也是以卵击石。很快,便败下阵来。

楚南和小胖他们被对方撂倒在地,社会混混们朝八个人身上乱踢一气,疼的小胖他们嗷嗷直叫。

不知道被踢了多少分钟,楚南他们似乎被打得麻木了,叫喊声渐渐地小了。王小虎这个时候有些慌了,毕竟自己还是学生。要真是弄出了人命,那后果可是自己无法承受的。

可是他请的这帮社会混混丝毫不注意下手的力度,也不计后果。

“住手,差不多够了!”

王小虎大喊一声,可是混混就跟没有听到一样,根本不在王小虎的掌控之内。王小虎可是花了钱请来的这帮打手,要真出了事他们大可一屁股走人,到时候还得自己背黑锅。

最后在王小虎的竭力制止下,那帮混混才住手。再看楚南和小胖他们,现在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渗人。

这次,楚南败得很惨,还且搭上了小胖他们。

“楚南,你怎么样?”

楚南被打之后,全身疼的厉害。请了几天假,在家休养。这周末,小雅提着一些水果,来到了楚南的家看望他。

在跟小雅的聊天中,楚南得知了王小虎打了自己之后,就去了小雅家提亲。那天一大早,王小虎的母亲乔氏带着一些礼物,领着王小虎来到了小雅家。

小雅的父亲跟王小虎的母亲聊得很投机,在他们的对话中,小雅得知王小虎是单亲家庭,父亲在他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从小就是由乔氏一手带大。

乔氏是个很有头脑的农村妇女,一言一行都体现了她的智慧。不知道是异性相吸,还是小雅的父亲另有其谋,那天他送乔氏到了村头。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楚南听完小雅的话,看得出,她很敬佩乔氏。甚至在小雅的眼中,楚南看到了她炽热的目光。

“楚南,你瞎说什么呢!那天我躲在房间里,根本就没有出来。楚南,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被打的,我……”

小雅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楚南听着小雅的哭泣之后,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我没事的在过几天,我就又可以生龙活虎一般的出现在你面前了,到时候我们大餐一顿好不好?”

小雅被楚南这么一说羞得脸颊通红,娇嗔了一句:“讨厌,看来你还是你还是伤的不够。”

楚南掐了掐小雅俊俏的小脸蛋:“这几天王小虎有没有骚扰你?”

小雅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强装起笑容说道:“没有,你放心,他不敢乱来的。”

楚南看得出小雅有所隐瞒,不过想想也是,以王小虎的本性,若是打架赢了,那还不是经常去骚扰小雅去。

吃一次亏要学一次乖的道理楚南还是懂得,他知道以现在这种态势,是不能和王小虎正面冲突的。

楚南把心事埋在了心底,在和小雅打情骂俏了几句之后,小雅开心的回了家。

楚南下了床,稍微的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照着镜子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有着一道道的淤青。

他就这样发愣的看了很久,他知道王小虎的娘已经去提亲了,这是一大威胁,如果在不采取些行动的话,王小虎说不定会对小雅做出些无可挽回的事情来。

楚南想了想,瞳孔开始放大,喃喃自语道:“王小虎,既然你不讲江湖道义,也别怪我完阴的了。

你会以多欺小,那我就会暗箭伤人。”

到了夜晚,楚南从窗户偷偷的翻了出去,包里装的是一捆绳子和一条毛巾,还有一些其他的工具。借着月光,少年偷偷摸摸地前往南头村的邻村,也就是王小虎所在的村庄。

经过前两天的打探摸索,楚南早就查准哭了王小虎的家的具体位置。楚南轻车熟路,很快便到达了王小虎的家。

“喵喵……”

楚南偷偷地趴在王小虎的前院大门口,探出头朝屋内打量起来,发现屋内没有开灯,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楚南又学着猫叫了几声,屋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嘎吱——”

前院的门被楚南轻轻地推开了一个小缝,然后嗖地一下,楚南溜进了王小虎的家。

发现屋内的门锁着的。

楚南挠了挠头,哀叹一声可真是机不逢时候,楚南绕了一圈,却没有看到王小虎,在王小虎的家中转了一大圈,发现这家伙的家还真是大。

在乡下,普通村民的家也就两间卧室,一个厨房和一个大厅。稍微富有一点的人家房子大点,就多了一间客房,亲戚来了可以居住,平时房屋主人就空着。

可是王小虎的家,就跟一个大的四合院一样。前屋是一个大院,进来之后,穿过院子才是房间。房间分为南北两边,各有两间。中间是房屋客厅,客厅之大,是楚南目前在村里见过最大的。

楚南不由的有些赞叹,这个女人不寻常,一个女人在乡下能够守得住这么大一份家业,可真是不容易,不过今天向来暗中报复王小虎的计划看起来是要泡了汤。

无奈之下楚南只得讪讪的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他回家的路上正好要经过一条小溪,那溪水清澈冰凉,在盛夏的时候经常有人去小溪里冲凉。

不过此时楚南盯着溪水看却不是因为想要洗澡,而是因为他隐约的看着一个倩影正脱了衣服下水。

楚南知道,有的女人为了冲凉和男人避开就会在晚上来溪水里戏水,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楚南盯着这个女人看的原因却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的背影似曾相识。

楚南想一探究竟,于是偷偷的摸了上去,在一棵大树的背后藏好了身体,偷偷的向着溪水里面望去。

今天,虽然不是满月的日子,但是天气十分的好,农村又没有多少空气污染,月朗星稀,楚南十分容易的分辨清楚了溪水里面的女人正是王小虎的母亲,乔氏。

这王小虎本就是个爱惹事的主,所以乔氏经常会被老师教导学校去,加上乔氏的身材本就是村花级别的,男学生们总会多看上几眼。

此时溪水潺潺,溪水反射着月光笼罩在乔氏的身上,勾勒出一幅幅美丽诱人的画面。

>>>> <<<<

文章标题: 污到下面滴水的短文/别喊,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http://www.jxxzxw.com/article-95-209523-0.html
文章标签:

[污到下面滴水的短文/别喊,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