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乖宝贝你下面可真湿m:口述嗯好爽舔的深一点

时间: 2020-06-11 10:24:17 | 来源: 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张圆圆家阳台下面就是老刘家阳台,高度差只有两米多一点点。刘江趴在护栏上往下看,思量了好久终于翻到护栏外面小心翼翼的往下爬,多亏刘江平时帮别人修水管经常爬上爬下,这才能没出一点事故爬到自家阳台上。

 

刘江哆哆嗦嗦的翻窗户进了屋里,窗户都还没关,裹着浴巾的秦梅就推门冲了进来。

 

“爸,原来是你啊,你从哪回来的?”

 

秦梅看着站在窗前的刘江问道,刘江尴尬极了,没有回答儿媳妇的问题,刘江反问她:“梅梅,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刚洗澡呢,听见你屋里有响动还以为有小偷呢,就过来看看。”

 

“别说了快去穿衣服,感冒了怎么办!”

 

刘江把秦梅轰走,这才摸了根烟坐到床沿上,刘江拿着打火机的手哆嗦个不停,点了几次都没把烟点着。

 

这可怎么办啊?不知道圆圆老公会不会发现我和圆圆那档子事?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文学

想起在张圆圆卧室里,自己和她还没做到最后一步,刘江把心一横,到时候干脆抵赖算了,反正咱也没污了人家清白!

 

可刘江忽然记起自己修水管的家当还在张圆圆家洗手间里搁着,他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天黑了,儿媳妇做了一桌子菜,可惜刘江根本没心思吃,手里端着碗,刘江心里想的全是张圆圆和她老公,半天了也没动一下筷子。

 

“爸,你快吃啊,一会儿菜就凉了。”

 

秦梅催促道,刘江抬头朝她笑了笑,可他笑的比哭还难看。

 

“爸,你是不是和圆圆姐吵架了?”

 

秦梅又问,刘江摇头说没啥事。

 

“爸,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有啥事你可一定要跟我说啊!”

 

秦梅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

 

她觉得公爹和楼上那个张圆圆一定有事,一想到这,她心里就不高兴!

 

而刘江闻言,多打量了眼秦梅,她今晚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这裙子是刘江去年和她一起去买的,当时穿着刚刚好,但现在却明显有点小了,别的地方倒没什么,就是胸口鼓鼓囊囊,儿媳妇的胸就像硬塞进衣服里似的。

 

这有点不科学啊,儿媳妇都这么大了怎么这前面还会长,话说这妮子不会是二次发育了吧,去年那里还很正常的,怎么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

 

看着儿媳妇的胸前的饱满,刘江下面涨的难受。

 

他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和儿媳妇发生的事,就差一点,他就能和她彻底在一起了,可惜啊……

 

刘江想到这,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接着早上未完成的事情做下去,眼神盯着秦梅也越来越火热……

 

“爸,你咋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秦梅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但心中对这种事却是既害怕又期待。

 

幸好这时刘江的手机震了一下,他连忙转移了视线,把筷子也放下,掏出手机刚看了一眼额头就布满了汗珠。

 

张圆圆这骚货发了张三点照,照片上的她只穿着内衣,薄薄的文胸遮不住她雪白的柔软,细绳一样的小裤裤挡不住她腿间那片风光,张圆圆一手抓在胸上,脸上的娇媚像是在叙说她的空虚。

 

刘江还没来得及把手机装兜里,张圆圆又给他发了条短信:李叔,我老公不在,快过来拿你的东西…

楼道里灯是坏的,黑漆漆的一点光线都没有。

 

刘江站在张圆圆家门口,小心翼翼的按下门铃,门一打开,一阵刚洗完澡特有的洗发水的香风便扑面而来,张圆圆摸黑扑进刘江怀里,双臂紧紧抱住刘江。

 

“刘叔,你怎么才来!”张圆圆责怪的说。

 

看到那张照片之后刘江以为张圆圆一定穿着三点等他,可现在刘江摸摸张圆圆身上,裹住张圆圆娇躯的浴袍不禁使他感到失望。

 

“建林呢?”

 

刘江问,张圆圆老公就叫胡建林。

 

“他和朋友喝酒去了,不到半夜不会回来。”

 

张圆圆把刘江拉进屋后就把门锁上,刘江有些急不可耐,从后面一把抱住张圆圆,搂着张圆圆丰腴的身体,刘江生着茧子的大手抓着她饱满的胸部使劲揉捏,张圆圆也不拒绝,她背靠着刘江享受起来,一边扭腰用屁股在刘江裤裆上摩擦一边发出轻轻的哼叫。

 

刘江一手沿着张圆圆的腰肢摸下去,一路来到大腿,终于把手探进浴袍伸到了张圆圆两腿中间,张圆圆竟然没穿内衣,刘江很快就摸到了一手湿润……

 

“别这么急啊……李叔,你先去洗澡,时间有的是……”

 

张圆圆喘着气说,被刘江摸了一阵子她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看着张圆圆布满红晕的脸蛋,刘江咽了咽口水,脸凑过去含着张圆圆的嘴唇亲吻起来,张圆圆在刘江怀中转过身,面朝着刘江激烈的和他拥吻,过了几分钟,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嘴唇才终于分开。

 

刘江回味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抓住张圆圆的手道:“圆圆,我们一起洗,你帮我搓背。”

 

“人家都洗过了!”

 

张圆圆摇头,但还是跟着刘江一起进了浴室。

 

刘江舒服的坐在塑料凳子上,张圆圆则像小媳妇似的跪在刘江跟前,两手沾满泡沫抓着刘江那根大家伙轻轻揉搓。

 

刘江的那东西在张圆圆挑逗一般的抚摸下,很快就变得昂头挺胸起来……

 

抓着刘江的那东西,张圆圆感觉脸烧得厉害,张圆圆寂寞的时候经常看小电影,片子上那些男演员的家伙也没刘江的大。

 

一想到等下就能把这么大的东西吃进肚里,张圆圆的心都快从胸口蹦出来了。

 

“帮我舔舔,圆圆,白天我可没少给你舔。”刘江调侃道。

 

“谁让你这玩意这么大,我嘴巴根本装不下嘛。”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刘江有些心急,那地方跟着一颤一颤,好像又变大了一点。

 

张圆圆知道刘江快忍不住了,她媚笑一声,冲干净泡沫之后就撩起耳边的头发,张大嘴巴一口含住了,但也只勉强含住一半。

 

感觉自己进入到一个柔软的地方,刘江嘶的吸了口气。

 

这舒爽的感觉让刘江十分满意,但是张圆圆含住之后却迟迟没有动作,刘江便两手抓着张圆圆的头,让她含着自己的大家伙一上一下动了起来。

 

嘴里被塞满的张圆圆只能发出呜呜声,口水也从她嘴边流了下来,拉成细丝一直垂到地板上。

 

这样持续了有十分钟,刘江感觉两手又累又酸,于是停了下来,得以松口气的张圆圆赶忙起身并大力咳嗽,她嘴边满是口水和滑腻腻的粘液,模样儿十分诱惑……

 

“别这么粗暴嘛,刘叔!”

 

张圆圆取过毛巾擦嘴,不高兴的说道。

 

刘江连忙道歉,安抚了一会儿之后张圆圆才接着给他咬。

 

张圆圆的舌头很软很长,技巧也是一级棒,舔的刘江飘飘欲仙舔了许久,张圆圆又含住刘江的大家伙上下动作起来。

 

张圆圆咬的很辛苦,刘江的那东西太大了,每次都会顶到她喉咙眼。

 

张圆圆忍着胸口那股子恶心,给刘江咬了十多分钟,刘江才终于在张圆圆嘴里释放了出来。

 

刘江满头大汗,看了眼张圆圆说:“还放在手里干嘛,赶紧冲掉。”

 

“男人就是没有情调。”张圆圆嘟囔道。

 

虽然在浴室里释放了一次,但刘江的兴致并没有降低多少。一出浴室,刘江就把张圆圆横抱起来,大步往卧室走去。

 

到了床上,两人身上的浴袍都还没脱,就紧抱着对方纠缠在了一起。

 

刘江被浓烈的渴望驱使着亲吻张圆圆的脸和脖颈一直到胸口……

 

“快……刘叔……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

 

“小骚货,刘叔我这就满足你。”

 

刘江笑着坐起来脱掉身上的浴袍,可敲门声却紧跟着响起,刘江心里发苦,这是今天第几回了?每次到兴头上都被打断,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那个死鬼太气人了,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这时候回来!”

 

张圆圆边说边穿浴袍,刘江搔搔头问:“圆圆……我去阳台?”

 

“别去阳台了,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万一摔下去怎么办?”张圆圆把床单提起来,指了指床下。

 

“刘叔你先躲下面吧,也许那死鬼取个东西就会走的。”

 

刘江还能说什么,只能遵照张圆圆的话钻到床下。

 

刘江躲进床底下没多久就听见一阵磕磕碰碰的声音,他把床单揭开条缝偷瞧。

 

只见卧室里张圆圆正扶着醉汹汹的胡建林往床边走来,到了床前张圆圆刚一放手,她老公就像死猪似的一头倒在床上。

 

“给我酒……我还能喝……”

 

胡建林挥着手口齿不清的说,从他嘴里喷出来的酒气弄的满屋子都是,连床下的刘江都被熏的受不了。

 

张圆圆捏着鼻子臭骂:“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喝死在外头!”

 

胡建林没有应声,他已经睡过去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只有偶尔才会说一两句醉酒后的胡话。

 

房间里灯啪的一声灭了,只有依然亮着的床头灯还能提供少许光线,刘江趴在地板上默默的等着,约莫过了半个钟头,他才从床下爬出来,听着刘江发出的响动,床上的张圆圆起身说:“刘叔你先走吧,我明天再找你。”

 

“明天?现在不好吗……

现在?

 

张圆圆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江话中的意思就被他扑倒在床上,张圆圆被吓坏了,她老公还在旁边睡着呢,万一把这家伙吵醒就糟糕了。

 

可是一回头,就触及到刘江那炙热的眼神,张圆圆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刘叔,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先别,下次行吗?”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胡建林,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圆圆,我现在就想要你!”

 

刘江再也忍不住了,将张圆圆狠狠的压在下面。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她睡裙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张圆圆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张圆圆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刘江,焦急道:“刘叔,别这样,我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刘江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上在掀她的裙子,张圆圆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刘江得逞。

 

“刘叔,你快停手啊,我求你了。”张圆圆都快急哭了。

 

老公胡建林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圆圆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李叔都这样了,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行吗?”一边说一边抓住张圆圆的一只手放在自己涨的生痛的那东西上……

 

此刻的刘江,在欲望的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刘江这般急切的样子,张圆圆面如死灰,她和老公其实还是有感情的,现在在他面前,真的有些后悔做出这种事了,这下好了,不是引狼入室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刘江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刘江那种强烈的欲望。

 

张圆圆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刘叔,我求你快一点,我真怕……”她哆嗦着说道。

 

“嗯。”

 

刘江终于取得了胜利,高兴的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张圆圆的睡裙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张圆圆默默的在心底叹道。

 

然后双眼再接触到刘江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刘江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张圆圆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

 

只见他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刘江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刘江好几十年都没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张圆圆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刘叔,轻点儿,我……我痛。”

 

“嗯。”

 

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

 

疼痛过后,带给张圆圆的就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

 

“爽不爽,圆圆?”刘江趴在张圆圆身上快速耸动屁股,那个东西不停的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

 

“刘叔我的宝贝大不大?比你老公怎么样?”

 

“你的大……啊啊……刘叔你太厉害了……”

 

“你老公干你舒服,还是刘叔我干你舒服?”

 

“你干我舒服……我……我要舒服死了……”

 

张圆圆用力捣住嘴,可偶尔还是会发出声音。

 

张圆圆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胡建林的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而得到张圆圆的肯定之后的刘江却干劲十足,十多年没有发泄过的精力好像要一股脑释放出来一样……

 

某一刻,刘江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张圆圆的纤腰。

 

察觉到刘江的异样,张圆圆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刘江一把,惊呼:“刘叔,别……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刘江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张圆圆的腰和她结合在了一起。

 

呼…

“水,我要喝水。”

 

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胡建林,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呃……

 

刘江吓了一跳,张圆圆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胡建林。

 

只见胡建林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

 

“呼……“刘江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胡建林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

 

尴尬的是这时候,他和张圆圆还紧紧的负距离“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

 

刘江一动,紧张中的张圆圆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

 

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

 

“圆圆,我,我去给建林接杯水去……”刘江匆匆整理好衣服,紧张的又看了一眼胡建林说道。

 

张圆圆轻声“嗯”了一句,连忙整理好衣服,过去把胡建林搀扶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胸口因为剧烈呼吸而颤动得厉害,哪怕激情已过,但是韵味犹在。

 

一想到刘江刚才那霸道的样儿,张圆圆心底就直打摆子。

 

刚才刘江差点没把她折腾晕了,就这会儿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估计都得肿了。

 

要紧的是这个老混蛋竟然把那东西弄里面去了,万一要是怀上的话怎么办?

 

“看来明天得去药店买盒避孕药了。”

 

很快的,刘江就接了一杯水进来,张圆圆把水喂给胡建林喝。

 

“咕噜咕噜……”此刻的胡建林嘴巴一接触到水,张嘴就是一阵牛饮,像是渴极了似的,不到三秒钟,满满一大杯子水就被他喝了个精光。

 

“砰……”喝完水以后,胡建林又一跟头栽倒过去,很快睡着了。

 

“圆圆,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了看时间,快接近十点了,刘江告辞道。

 

说实在的,这时候欲火发泄了大半,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当着人老公的面就把她给上了,待在这确实够尴尬的。

 

“嗯。”张圆圆害羞道。

 

她心底此刻特别乱,也害怕见到刘江。刘江是她除了老公胡建林以外的第二个男人,刘江又是邻居,和他发生这种关系,她心底很是内疚,觉得很对不起老公。

 

刘江走后,张圆圆便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刚才刘江和她的那一幕……

 

第二天中午。

 

刘江昨晚兴奋地睡不着,直到现在才起来,一出房门,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爸,你起来了。”儿媳妇从厨房里出来,刘江发现她今天换上了一件又宽又大的薄衬衫,袖子撂到臂弯,下身一条简单的白色一片裙,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从拖鞋前端探弄着。

 

头发胡乱的用一个发卡聚拢在脑后,眉目间似乎透着魅惑。

 

饶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打扮,还是让刘江的邪火升腾不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嗯,起来了。”

 

“那你先等一下,一会儿饭就做好了,今天人家做你最爱吃的溏心蛋呢。”秦梅咯咯一笑,转身又进了厨房。

 

刘江突然发现,儿媳妇以前跟自己说话,都是我我我的,今天居然改成了人家这种自称,反倒像是和恋人撒娇的小女人一样。

 

这种转变让他感觉一股电流瞬间从胯下传来,大兄弟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很快,儿媳就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同时招呼刘江一声:“爸,吃饭咯。”

 

“来了。”刘江急忙做到了桌子前,虽然满桌子都是香味诱人的饭菜,不过他的注意力却落在了儿媳的身上。

>>>>  <<<<

文章标题: 乖宝贝你下面可真湿m:口述嗯好爽舔的深一点
http://www.jxxzxw.com/article-95-221513-0.html
文章标签:可真  好爽  宝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