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肥白大腿岳:盯着两人结合的那一处

时间: 2020-06-11 11:00:19 | 来源: 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小娇是天生底子好,长得也出色,稍微一打扮,路上的人纷纷都盯着小娇看,但是偏偏小娇就紧紧的挽着老林的胳膊目不斜视,弄得老林也是一肚子的虚荣感。

 

谁能不高兴,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大美女就喜欢粘着自己。

 

路程不远,两个小时就已经到了小娇的家,在这个农村还算可以,自己盖了栋两层楼的小别墅,看起来像模像样。

 

“爹,妈,我带我男朋友回来看你们了。”

 

刚到门口,小娇就扯了嗓子喊了起来,把老林紧张的都不知道手该放哪里。

 

小娇的爸妈本来一脸高兴的迎了出来,看到小娇所谓的男朋友不是阿良而是一个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老头子而面面相对,但还是礼貌的把老林迎了进去。

 

“爹,妈,我和阿良已经分手了,这位是我的新男朋友,你们叫他老林就行了。”

 

小娇喜笑颜开的拉着老林像父母们介绍。

 

“你...这...是怎么回事?”

 

小娇的父母明显不好意思提到老林的年纪问题,只好拉着父母坐下来,一点一点的解释,听到了小娇说阿良吸毒的事情上面,脸色一点一点变得难看。

 

又能到说老林保护了小娇,脸色又一点一点的变得欣慰,反正老林的心是随着小娇父母脸色的变化变得提心吊胆的,想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林现在也有这个时候。

 

怎么办了,你想要别人的女儿,还不得软了性子。

 

“这真的是多谢您了,要不然我这个女儿一定会给阿良带偏了路的,我们两口子对你真的是感激不尽了。”

 

 文学

小娇的父母听完小娇的话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拉着老林的手表达他们的感谢。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能看到女儿走上一条不归的路,虽然他们也很惋惜阿良的转变,但是更多的是感觉到了愤怒。

 

这个阿良,毕竟小娇付出了这么多年的青春给他,对他也是发自内心的好,他怎么能对小娇做出这些事情,一心只想着把小娇带坏?

 

老林虽然是小娇的雇佣者,但是小娇跟了老林以后肯定是不用再吃苦的了,老林看起来也就是个会心疼女人的男人,因为只有吃过苦的男人才知道吃苦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跟着吃苦的。

 

“爹,妈,虽然老林年纪比我大了很多,但是他是真心的对我好,保护我,他成熟稳重,更懂得心疼我,我最近一段日子都过得很幸福,我也希望你们能抛开年龄这方面的成见接受他,女儿会很开心的。”

 

所以说女方的父母意见很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你的女人会做思想工作,几下子几句话就把本来还犹豫的父母说通了。大大方方接受了老林这个老女婿。

 

发自内心的觉得女儿说的没说,年龄大一点算的了什么?老林有经济基础,成熟稳重,能够照顾的了他们的女儿,谁不希望自己生出来的心头肉掌中宝在没了自己的保护后还被人疼爱的。

 

老林的确是比阿良强上太多,光从老林今天开回来的车子就知道价值不菲的。

 

小娇父母又问了问老林的家世和亲戚关系,得知他只有一个儿子远在国外的时候都深表了解,就像小娇也长年不在他们身边一样。

 

聊到最后,小娇的父母还高兴的表示就算以后小娇不回来,他们也希望老林回来和他们聚一聚,毕竟是一个年代的人,共同的话题也很多,老林当年也是贫苦出生,什么事情都做过,一番过去说的小娇的父母差一点点感性的哭了出来,老林还说以后肯定多回来,还得教教小娇的父母强身健体的太极拳。

 

小娇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父母能这么快的接受老林,本来他们还觉得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说通父母。

 

小娇的父母在小娇和老林的帮助之下做好了一大桌的美食,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坐了下来吃了一顿饭。

 

老林也是高兴,自从小林去了国外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可以坐下来和家里人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了,虽然他现在什么都不缺,但是总是觉得寂寞,小林总是很赞同他重新谈一个,但是老林虽然是个色狼,但是色的有原则,小区里面那些年老色衰的大妈,他是一个都看不上的。

 

桌子上面和父母聊着天眉飞色舞的小娇,还有她的父母都让老林笑开了,趁着机会也打了个电话给远在国外的小林,虽然小林很吃惊,但是还是对父亲能找到一份新感情表示开心,毕竟在国外待着的人接受能力就要强很多,也顺便夸赞了几句小娇很美丽,希望小娇的父母健康,更让桌子上的气氛很和谐。

 

等老林挂了电话,又是大家的聊天时间了。

既然小娇都已经是老林的女人了,继续待在他的身边做保姆肯定是不恰当的,刚好老林准备提,小娇就心有灵犀的提了出来。

 

“老林,我想开一家裁缝店,我不能现在总是待在你的身边什么事情都不做。”

 

小娇其实真的算上的是蛮独立了,就算现在有了老林这样一个靠山,也从来没有想过从此以后就高枕无忧了,反而想要自己有一番事业。

 

老林像是安慰的拍了拍小娇的手。

 

“没有关系,你真的什么事情都不做靠着我,我也养得起你。”

 

老林的话是发自内心的,他有钱,现在小林有出息了,他的开销又不大,除了钱别的他还真的不好说。

 

小娇的父母都笑了起来,虽然老林的年纪大了一点,但是体贴小娇是真的,一个男人能对着女人说这样一句话也是需要责任感的,就比如阿良从来就没对着小娇承诺过什么,反而总是小娇一直在付出。

 

“老林放心吧,让小娇出去做做事,她的手艺可是继承了我当年,没的说的。”

 

小娇的妈妈也开了口。

 

原来小娇她妈以前就是村里远近闻名的裁缝手,小娇打小就跟着她妈学了不少手艺,以前是愁着没有在大城市开店的本钱,现在好了,啥都不用愁了,靠着小娇的手艺,还有这么洋气的年轻一代的审美,一切都不再话下。

 

老林赞同的点了点头。

 

想要做这一行就好说了,他还是有点私人关系的,他当年退休的早,一直在太极拳中心待着,认识不少和他一起退休锻炼的达官贵人,让他们帮着宣传宣传,相信小娇的衣服根本不愁卖不出去。

 

老林和小娇的父母一起吃了晚饭就回去了,小娇一路上兴奋不已,抱着老林是又亲又蹭的。

 

既然事情都已经敲定了下来,老林第二天就联系了不少太极拳俱乐部的老友来到家里。

 

开店之前总是要去试一试小娇的手艺,不可能稀里糊涂也不知道到底做的好不好就把店开了,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几位看起来就颇为气质的中年阿姨一大早就来到了老林家里,本来看见小娇这么年轻也没当回事,都以为是老林一时兴起找了个伴陪陪自己。

 

男人嘛,不管年纪多大了,都还是喜欢小的。

 

有句话说的好。

 

男人十八岁的时候喜欢十八岁的女人。

 

男人二十八岁的时候喜欢十八岁的女人。

 

男人三十八岁的时候喜欢十八岁的女人。

 

男人到了八十八岁的时候还是喜欢十八岁的女人。

 

这些贵妇们各个家世都有来头,这种事情他们是见得多了,很多位的老公不一样在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只要他们自己的地位不变,她们才懒得管那么多。

 

但是老林就不乐意了,明显的小娇在几位贵太太的眼神之下手脚都有些无处安放了。

 

“这是我的老伴,以后准备关明正大娶进门的,也难为她不嫌弃我。”

 

老林拉着小娇的手站在几位贵太太的面前大声宣布。

 

女人要的就是这些玩意,安全感安全感还是安全感,你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拥有她也尊重她。

 

果然小娇因为老林的一番话,瞬间羞红了脸,含娇带怯的看了一眼老林。

 

“来来来,姐姐们,我给你们量量身段,做个最合适的。”

 

小娇也是嘴巴甜,一口一个姐姐们,把一群贵太太哄的是花枝乱颤。

 

等一个个量好了衣服,承诺着送货上门。

 

要么就不做,要做肯定不能做最普通的裁缝,只做那种私人订制的裁缝,我给你们专业的量身段,做出最适合大家的衣服。

 

裁缝这门活,以前讲究的是手艺,现在除了手艺还讲究审美的眼光。

 

很显然小娇这两样东西都有,做出来的东西极其有年代感,不同于现代人的花俏,也没有以前人的古板,反而透露出一种两个时代相结合的感觉。

 

再加上小娇这一次为了伺候好这群贵太太选择的布料都是极其难找的好料子,无论颜色还是各方面都是百里挑一。

 

把那些贵太太的缺点全部遮住,优点全部显示了出来。

 

当然,价格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要的就是这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这一次的小娇非常成功,在贵太太的圈子里面打出了名声,很多人都争先抢后的跑到她这里来定做衣服。

 

没办法小娇这里是自己私人手工做,和工厂不一样的是他们是批发做,小娇这里的衣服每一件的缝纫还有上面的绣品都是她自己一针一线做出来的,独一无二,不可能有重复的款式。所以这些贵太太已经把小娇未来半年之内的时间都定的满满的。

 

不仅仅她们自己定,连带着她们的老公也定,定一个很别致的复古西装。

 

老林这一次是万万没想到,本来只是想要泡个妞,没想到泡出了这么成功的妞。连带着自己的生活都要富上加富了,老林已经是太极俱乐部,还有贵太太圈子里的红人了,都想和他说上话,能够早一点拿到衣服。

 

这一下,老林是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小娇挑出来一个好一点的市口做衣服的门面,不能让别人小看了去。毕竟这个年代什么都要说牌面,能让那些贵太太看看他的小娇不是只有模样,还有能力。

就这样两个月一眨眼就过去了。

 

老林给小娇挑了个市中心的门面,虽然租金方面的确昂贵,不过靠着小娇现在的手艺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全部回本,到时候就是赚钱的机会了。

 

这段时间里面小娇和老林是忙得不可开交,又是选择装修,又是选择材料,特别是小娇,每天晚上还得抽着空给那些贵太太们赶制衣服。

 

最先开始不满的倒是老林,小娇已经忙到没时间和他亲热了,他能不急吗?

 

当初喜欢上小娇纯属色胆包天,现在每天都能看见她诱人的身子在面前逛来逛去的能不心痒痒?

 

有的时候小娇感觉不方便,也许是在老林的身边比较放心吧,干脆赤裸着身体在家里来回走动忙活着,无数次让老林实在受不了冲上去把她就地正法,又被小娇吵着妨碍了她工作而作罢。

 

总之老林的这段时间是一言难尽。

 

人一辈子在这个世界上,总是要喜好点什么的,有的人好烟,有的人好酒,老林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女人。

 

天上莫名巧妙丢了一大块香喷喷的肉饼在你的面前,却又不让你吃,你说你急不急,你说你难受不难受,整的老林没办法,只能一大把年纪了还去洗个冷水澡。

 

老林千呼万唤的DIY裁缝店总算是开了起来,老林也是暗自庆幸,这下终于可以和小娇天天都来那么点干柴烈火了。

 

可惜的是老林的算盘是打错了,没想到小娇的店面开了起来了以后更加忙了,本来只是工作档期排到了半年后,现在慕名而来的人更多,排到了几年后了。

 

老林的头都疼,恨不得把小娇的店给毁了,就让她彻底的待在家里,没天陪着自己多好。

 

人的年纪大了反而越来越粘人。

 

小娇的门面开好后,老林每天除了晨练就待在小娇的店里帮帮忙,但是有些人总是阴魂不散,在哪里都遇得见。

 

“哎呦,看来你最近一段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今天天气不错,小娇和老林一出门就和越发弱不禁风和流里流气的阿良面对面的撞上了。

 

没想到这个阿良居然还能找的到店里来。也是,现在小娇的名声大了,城市里好几处地方都打上了广告,不识路才怪。

 

“看来你被打几次还是没有学乖吗?”

 

老林丝毫不客气,直勾勾的回敬。

 

这个阿良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的厚,无论你把他打的多狠,居然还敢回来,好像前面两次被打的都不是他一样,果然人不要脸真的是天下无敌。

 

“被打?呵呵,老头,那是我让着你,不然你觉得你这一大把年纪了,能在我的拳头底下有便宜占?”

 

阿良还是死鸭子嘴硬,冲着老林挥了挥轻飘飘的拳头。

 

吸毒的人一般是见识不到自己的模样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多难让人又信服感。

 

虽然老林年纪是大了一点,但是人高马大,加上年轻的时候做的苦力活,还有现在一直坚持锻炼,整个人的精气神十分的充沛,感觉活力四射。

 

反而阿良一点都不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整个人蔫巴巴的,说上几句话咳嗽几句,就算是在这个大夏天,好像也很怕冷的裹着风衣,身体已经被毒品摧毁的怕是一百斤都不到了,整个人像一张纸片。

 

“那你可以过来再试一试我的拳头。”

 

老林冷哼了一声,冲着阿良挥了挥拳头。

 

开玩笑,他老林年纪的时候是一霸,现在虽然年纪大了,还能被个毛头小子欺负了?

 

“看到没,你现在的品味这么低,为了钱喜欢这么暴力的老头。”

 

阿良不敢和老林直接对拳头,反而掉过头开始嘲讽小娇了,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心最软,嘲讽她是最有效果的。

 

他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因为毒品压根不能工作,但是不工作又没有钱买毒品,以前还有小娇帮忙偷点东西给点钱让他生活,他现在是走投无路了。

 

但是他绝对不能看见眼前的这两个人过的比他好,阿良的潜意识里面就是觉得是眼前的这两个人把他的生活变得这么惨的,要不是老林的出现,不然小娇现在还是很听话的待在他的身边,给他钱花。

 

果然等阿良的话头一转向小娇,小娇也是无言以对,不发一声。

 

不是小娇觉得难过,是早已经觉得和这种人完全没有了说话的必要,能说些什么了?

 

该说的早就已经说过了,现在自己的生活过的这么幸福,老林对她也是百分之百的好,难道她还指望着什么?本来和阿良就算做不成情侣,也希望对方能好好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这点阿良都做不到的,不然就不会这样连脸皮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上门。

 

上一次听老林说阿良居然还敢带着吸毒的毒友们一起去打老林,已经足够让小娇担心好多天的了。

 

“怎么了?理亏的不敢说话了?小贱人,想想你对我做的事情吧!”

 

阿良看着小娇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更是气的不行。以前他说什么小娇就做什么,看看现在哪里还搭理他?

 

“你再啰嗦一句信不信我揍你?”

 

老林再也懒得和这种人啰嗦了,好像阴魂不散,每天都围绕在自己身边一样。

 

老林把袖子挽起来,准备冲上去和阿良分个高低,却被小娇紧紧的拉住。

 

就算阿良这种人渣活该被揍,但是也没必要为了他费神,小娇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看不到眼前的阿良就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老林也知道小娇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撸起的袖子放了下来,搂着小娇从阿良的身边擦肩而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冲着地上恶狠狠的吐了口痰。

 

有些人你就不用和他客气,因为你和他客气了他也看不懂你的善意。

 

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人就需要你的以暴制暴。

 

就在老林搂着小娇没走多远,突然察觉到了后面的跑步声,带起的风和老林擦肩而过,等老林和小娇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一把锋利的匕首顺着后背插在了老林的肚子上面。

 

“啊!!来人啊!!救命!!救命啊!!”

 

老林不可置信的看着肚子上面的匕首和不停冒出来的鲜血,视线一点一点的变得模糊不清,老林在昏迷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小娇不停的呐喊声和哭啼声。

 

老林好想说一句,别哭。

 

可是眼皮好重好重,一点一点的沉入了深渊。

等老林醒过来的时候闻到的是一股刺鼻的医用药水味道,还有满眼的白色房间。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是医院。

 

老林的床边趴着还在熟睡的小娇,看她的样子也知道应该累的不轻,平时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面挂着深深的两个黑眼圈。

 

虽然伤的是自己,但是老林现在心里面充满了愧疚感,还是让身边的人为自己担心了。

 

对了!

 

阿良!

 

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居然对自己偷袭!

 

昨天捅了自己一刀以后肯定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是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做,在那种市中心,人来人往的地方也敢对自己下手。

 

虽然老林大病刚好,但是还是改不了色心。

 

熟睡的小娇呢喃了几句,微微侧了侧身子,从老林的角度看过去只有波浪起伏的弧线诱惑着他,偏偏小娇的胸前丰满,腰肢还十分的纤细,感觉盈盈一握,男人最喜欢这种独特的曲线美。

 

老林忍不住伸出手覆盖在小娇的丰满之上揉捏了几下,恩,手感还和自己昏迷之前一样的让人难忘。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货色可以相比的。

 

“哎呀,不要...”

 

熟睡的小娇发出一声勾人的呻吟,听的老林下腹一紧,手又不老实的顺着小娇的丰满向下再向下。

 

还没摸到目的地,老林的伤口随着他乱动撕拉开来,让老林发出痛苦的抽气声,而小娇也听到这声抽气声醒了过来。

 

“哎呀,老林,你可算是醒了,吓死我了...”

 

小娇再也顾不上什么了,扑进了老林的怀里大哭了起来,这可把老林疼的不轻,伤口恐怕又被扯大了一些。

 

“别哭了,我这不是一定事情都没有了嘛。”

 

老林心里清楚小娇肯定是为了他难过的不像样子了,这种傻姑娘肯定总是感觉自己像电视上面那些人物一样捅一刀就死了。

 

就在老林还抱着小娇安慰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随后推门而入的是警察和医生同行。

 

原来小娇在老林被捅伤之后就疯狂呼救,路人帮着一起送上了医护车,然后小娇毫不犹豫的拨打了警察的电话,报了警。

 

虽然一直很想给阿良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但是现在差一点点老林因为她连生命都失去了,她已经不能再纵容阿良的胡作非为了,一定要让警察们把他绳之以法。

 

“老林同志,你醒了就好,我们是来通知你,捅伤你的那位阿良已经成功的被我们缉拿归案,经过我们的尿检核实,他的确是一位吸毒人员,而且现在还加上恶意伤害罪,我们即将走法律程序把他处理。”

 

警察一脸严肃的冲着老林说道。

 

他们深感愧疚,没有保护好这片土地上每一位人民的安全问题。让这些恶势力这样的猖狂嚣张。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吧。

 

这个阿良最起码要做一个三五年的牢狱,不然是出来不了的。

 

“以后你们可以放心。你们的生命安全足以够得到保障。”

 

“那真的是谢谢你了,警察同志,你们抓捕坏人的速度这么快我就放心了,这个阿良袭击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一定要严肃对待啊!”

 

“这是肯定的!”

 

既然小娇都选择报警,那老林肯定一分情面都不会留给阿良的,趁这个机会就让阿良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几年,省的又放出来给自己找麻烦。

 

送走了警察同志,还留在原地的医生也笑眯眯的冲着老林祝贺。

 

“听你夫人说,你平时很注重锻炼,好就好在平时你注重锻炼,这一次身体也回复的很快。”

 

医生的话把老林的整个脸都涨红了,刚才警察在都没这么尴尬。

 

“没...没...这不是我夫人...”

 

小娇毕竟比他小了这么多,一下子外人对他说夫人这个词,搞得老林十分不好意思。

 

怎么都用上了夫人这个称呼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小事小事。”

 

医生明显是个过来人,十分豪爽,马上察觉到了老林的尴尬,挥了挥手示意他这些都是不要紧的事情。

 

“你的伤很重,昏迷了两天,都是你的夫人一直在照顾你,本来还以为是你的女儿,还是这位女士自己一直强调是你的夫人了。”

 

老林刚送过来的时候,医生也以为小娇是老林的女儿,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岁数相差的比较大,而且小娇衣不解带的照顾,大家都以为是孝顺,结果还是小娇一再强调这是自己的先生。

 

老林的心里五味杂谈,自己的年龄毕竟大了,在家里胡闹还行,在外面对自己对小娇的名声好像都不是很好听一样。

 

“你这次肠胃都被划烂了,需要好好的调养,特别是饮食方面,油腻的东西就别吃了,每天吃点清淡的,早点调理好身体早点就能出院,你现在还需要住院观察个一个月。”

 

医生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

 

这医生是真的贴心,也许是看多了这样的场景,知道自己还处在这里不好,说完就马上退了出去。

 

“老林,你可千万别有事...”

 

说着说着,小娇又一次扑倒了老林的怀里哭了起来。

 

老林微微低头就能闻到小娇身上沐浴露的香味,还有那诱人的曲线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老林的粗糙的手掌不自觉的不听使唤,之随着大脑的本能摸进了小娇的衣服里面,那种软软的触感刺激着大脑神经。

 

“哎呀,讨厌,这种时候了你还要对人家这样...”

 

小娇的语气十分的娇羞,虽然是病房里面,好歹也是公共场合,就这样被轻薄了,整个人都变得酥酥麻麻的。

 

“我都快要忍不住了,快给我摸一摸解解馋。”

 

老林急色的说道。

 

天知道这玩意他就是当饭吃,一天不做都想的慌,荒废了二十多年的枪总要有使力气的地方。

 

病房里面一片春色,小娇的呢喃一声小过一声,再然后...

小娇昨天晚上禁不住老林的死缠烂打,就随着老林一起睡在了医院,好在医院经常都有陪住的人,还加上老林是单独的套件也就无伤大雅了。

>>>>  <<<<

文章标题: 肥白大腿岳:盯着两人结合的那一处
http://www.jxxzxw.com/article-95-221524-0.html
文章标签:结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