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教练把舌头伸进了我的下面|军少太大了好疼

时间: 2020-06-11 11:01:36 | 来源: 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服里,那里跟上面又不是同样的感觉,是另一种感觉……很快,我身上开始发热起来,她继续抓着我的手摸她身上,我便开始更加猖狂起来,刚刚在莱姨那里本来已经到最紧要关头了,却被这个小丫头给打断了,现在既然她主动要我这样对她,那我就享受个够!我肆意地抚摸着她,她的脸开始红了,绯红绯红的,很快,她就向我投降了,她主动抱住了我,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和满足感,毕竟一个小女生这样靠在你怀里做为男孩子是会很满足的,我便把手从她衣服里抽出来,然后我也抱住了她。

她的头低垂着,眼睛也不敢看我似的。

 

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狂放劲儿,完全就是一个害羞的小女生状,而这也正是我喜欢的,这样让我们男孩子很容易找到满足感。我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吻上了上她的嘴唇,她的嘴唇非常软,比莱姨的软多了。

 

过了一会儿,有一些好像是来这里旅游的人朝这边走过来,我便只能停下了。

 

我把手从莱雪念身上拿下来,她的脸上潮红着,看得出来她很享受,并不反感我。

 

完了之后,她朝我伸出手,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在要钱,毕竟我也把她玩了一回,虽然是用手,我从兜里逃出二百块钱甩给她,便走人了。

 

 文学

第二天,来到学校,上课时我一直魂不守舍,一方面心里想着莱雪念那湿湿滑滑的私处,一方面又想着莱姨在床上那放荡的样子,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挺关心莱姨的,我并不是只想和她做那种事,我现在在想,昨天我走后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又流泪,又伤心难过。

 

可是,想归想,这会儿曾林应该在上班,那我也没有理由趁他不在家往他家跑吧,便只得把莱姨的事暂时搁下了。

 

课间十分钟,我出去上厕所,心里仍旧在惦记着莱姨,整个人迷迷糊糊地不知怎么的就撞到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被我撞的部位还软乎乎的……

 

我抬头一看,啊!怎么会是她——我们学校的校花陈思思!

 

她可是我们全校公认的校花啊!是我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当然我也不例外!

 

“臭流氓!往哪儿撞呢?没长眼吗?”陈思思朝我骂了一句。

 

我一下子尴尬起来,我不是故意的啊!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多余,陈思思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在她面前我会紧张的,所以,也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便尴尬地跑走了。

 

“流氓!”身后又传来陈思思一声骂。

 

糟了,给我的女神留下不好的印象了,我心想,心里一阵懊悔,都怪自己刚才走路胡思乱想啊!

 

放学后,曾林在我们学校门口等我。

 

“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做了好吃的。”曾林很热情地邀请我。

 

“好吧。”我回应道,有好吃的谁不想吃啊,关键还有莱姨,那美貌诱人的胸部还有……昨天差点就吃到了却被莱雪念那个小混混给搅黄了,今天没准儿……嘿嘿,我心里又生出一股邪念。

 

来到曾林家,莱姨见到我很热情,我看到莱姨状态不错,她好像挺高兴的,准备了好几个菜,我心里对莱姨的担心放了下来,从昨天到今天的阴郁也一扫而空了。

 

“小林,好好招待赵立,这孩子挺懂事的。”莱姨对曾林说。

 

“知道了,妈。”曾林说。

 

我和曾林在客厅里看电视,莱姨在厨房做饭。

 

过了一会儿,曾林说要去他房间里玩游戏机,让我和他一起去,我就和他来到他房间,正玩着带劲时,莱姨走了过来。

 

“你们俩谁帮我洗鱼?我早晨买了条鱼,卖鱼的给宰好剥好了,但我晕血,我一看到那鱼身上的血就害怕,连洗都不敢洗。”莱姨站在门口说。

 

这倒是,我以前听曾林说过,说她妈妈晕血,平时都不敢买鱼,因为看到人家杀鱼她会害怕,就算买回家了也是连洗都不敢洗,所以平时他们家都很少吃鱼。

 

“我妈是特意给你做鱼的,知道你要来,嘿嘿,平时我都吃不上这鱼。”曾林说,说着他就要往外走给莱姨洗鱼。

 

我心里挺感动的,想着莱姨竟然会特意给我买鱼做鱼,那我岂不是很荣幸,我便阻止了曾林说:“别了,你待着吧,还是我去吧,既然莱姨是特意给我买的鱼,那我就该帮莱姨洗鱼的。”

 

“也是,嘿嘿,那你就表现表现吧。”曾林说着就继续打游戏了,正好他可以多打会儿游戏,他正乐意呢。

 

我看到莱姨也很高兴地笑了一下,不过这个笑她懂我懂,曾林却不懂。

 

我跟着莱姨来到厨房,我一看那鱼挺大的,在盆子里放着,确实是宰好的,但还没洗,我拿起盆子放水龙头下接水,然后开始洗鱼,把鱼身的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然后把盆子重新放好。鱼洗好了,我想着继续去和曾林一起打游戏,没想到被莱姨拦住。

 

莱姨用大眼睛看着我,嘴角邪魅地一笑,勾引我,我立刻就站那里动不了了,低头一看,我那个部位已经膨胀起来了。

莱姨又是一笑,小声说:

 

“老实说,想我没有?”

 

我怕曾林会听到我们说话,便不敢说,只点了点头,我的回应让莱姨更大胆了,她用手环住我的脖子,在我嘴唇上亲了一口,她一点都不紧张,但我却十分紧张,万一被曾林听到动静,或是他突然来厨房,被他看到我就完了啊。

 

我推莱姨她却不肯动,她继续用手臂缠着我又朝我脸上脖子上一阵乱亲。

 

接着,莱姨又把手伸进我上衣里,去抚摸我的胸膛,虽然那里不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但仍被她弄地欲罢不能,她又继续勾引我,用舌头舔我的耳朵,朝我耳朵上吹气。

 

莱姨不停地喘气,大概是在她自己家里,她又了解自己的儿子,想着他这会儿不会过来,所以她才会这么大胆吧,我想。

 

而这样一想,我也大胆起来,反正这是莱姨自己家,她都不怕,就说明她有把握曾林这会儿不会出来,不会被他看到,既然这样,我还怕什么?

 

我也抱住了莱姨,这时,莱姨早已经迫不及待了,她对我背过身,然后把上身放低,她是想让我从后面……

 

老天,这可是厨房啊!我就算再大胆也不敢这样,万一曾林一下子来厨房里那我可就真的没法做人了!

 

看我迟迟不动,莱姨知道我的顾虑,她便转过身来,重新抱我吻我勾引我。

 

莱姨把厨房门轻轻关上,因为这门是带印花的,不透明,所以,她更大胆起来,她看我不敢动,就主动蹲下身子,把我裤带解开,然后用手抚摸我那个部位,而我在她抚摸下越来越涨,真是太舒服了!

 

接着,她直接把我裤子扒下来,然后竟然把我那里含住!

 

啊!我舒服地真想大叫!但还是忍住了,长这么大这还是我第一次被女人……

 

莱姨把我的含在她嘴里,不停地进进出出,总之,我那里被她弄得舒服地不行不行的,我真的随时都有可能一飞冲天……

 

由于是第一次,我并坚持不了太久,所以,没多会儿,我就在莱姨嘴里发泄了,,我很满足,看得出莱姨也很满足!

 

帮我把那里清理干净后,莱姨又帮我把裤子穿好,把裤带拉上,然后我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洗了洗手,继续切菜做饭,而我给她打了一会儿下手后就走出厨房去找曾林了。

 

看到曾林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把我当最好的朋友好哥们儿,而我却和他的亲妈做那种事……

 

没多会儿,饭就做好了,我和曾林还有莱姨三个人坐在饭桌上品尝莱姨的好手艺。

 

莱姨做的饭真的很好吃,就和她的人……一样。

 

“赵立,多吃点。”莱姨不停地给我夹菜,“你们年轻人爱熬夜,身体都虚了,该补一补。”

 

“嗯嗯,”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想,你是想让我补一补然后好好伺候你吧?我不由得坏笑一下,正好我这坏笑被莱姨捕捉到,她也娇笑了一下,和我眉来眼去。

 

曾林什么都不知道,只顾埋头吃饭,根本没注意到我和他妈妈之间的事。

 

吃着吃着,梅姨的筷子掉了,她要弯身去捡。

 

“我来帮您捡吧。”我说,然后我蹲下身子钻到桌子底下去捡筷子,就在这时,我看到梅姨的两条腿互相摩擦了一下,我便知道她什么意思了,因为我挨着莱姨坐,我离她很近,曾林坐对面,所以,我伸手就能够到莱姨,我便趁机把手伸到她身上摸了一把,莱姨呻吟了几声,我怕曾林听到便赶紧把手缩回了,回到桌子上,我看了看曾林,不过他一边吃饭一边专心玩手机,根本就没注意到我和莱姨的事。

 

莱姨朝我抛过来一个媚眼,我接住了,又朝她坏笑了一下,她嘴里又呻吟一声。

 

这时,曾林的电话响了,他起身去他自己房间接电话。

 

莱姨因为挨着我坐,便把手向我伸过来,让我继续像刚才一样摸她那里,我就大胆摸了过去。

 

我摸着摸着,突然就想起了昨天在莱雪念勾引下摸她那里的感觉,并不由得在心里拿她们两人做对比。

 

相比之下,莱姨比莱雪念的感觉更好,哈哈,一个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一个是还不满20岁的稍显青涩的女孩子,当然不一样了,虽然莱雪念一看也是经验很多的女人。

 

但毕竟她还年轻,有些东西她还是不如莱姨这样的成熟女人的。

 

心里这样想着,我又是一阵坏笑。

更加大胆起来,我继续抚摸莱姨,然后大胆地把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莱姨被我逗弄地忘情不已,呻吟不止,她的脸越来越潮红,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搞得我又开始紧张起来,怕曾林突然走过来看到。

 

这时,我听到曾林收电话的声音,他往外走了,我便赶紧把手从梅姨身体里撤了出来,装作一直在吃饭的样子。

 

大家继续吃饭,莱姨不停给我夹菜,尤其给我夹了好几次鱼:“赵立,这鱼是你帮莱姨洗的,你一定要多吃,这就是我特意给你做的,知道吗?”

 

曾林也劝我多吃,多吃菜,多吃饭,我就一直在吃,吃了很多,吃撑了。

 

吃完饭后,莱姨去洗碗,我和曾林在客厅卡电视,这时,有人敲门,曾林去开门,是个男人。

 

莱姨从厨房走出来,说“吴老板,您怎么来了?”

 

来人姓吴,是莱姨以前上班的顶头上司,有四十多岁五十岁的模样,只见他大腹便便,头顶上一圈儿地中海,一说话露出一嘴金牙。

 

吴老板说:“小莱,我来看看你,你们吃完饭了?”

 

“刚吃完,”莱姨说,这时,我看到曾林有点不高兴,莱姨也注意到了,便对吴老板说:“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吧,让孩子们在家看会儿电视。”

 

“好啊。”吴老板一口赞同。

 

曾林仍旧不高兴,莱姨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安抚下曾林,我会意地点了点头。

 

莱姨和吴老板走后,曾林问我:“赵立,你说我妈和那个男人会不会在一起?”

 

“应该不会吧。”我说。

 

曾林脸上显出一股怒气,看得出来他不喜欢那个吴老板,不想让莱姨和他交往。

 

我陪着曾林看了会儿电视,心里一直惦记莱姨,便对曾林撒谎说要出去买瓶饮料,走出了曾林家。

 

来到外面,正好莱姨和那吴老板还没走远,我便在后面跟上了他们。

 

跟着他们来到一个公园,他们停了下来,坐在亭子里的一根廊柱上,我在附近一棵树后站着,他们没有看到我。

 

不过我却是紧紧盯着他们,我想看看这个吴老板想对莱姨坐什么。

 

就在这时,我看到吴老板伸出手抓住了莱姨的手,他双眼放光,对莱姨说:“小莱,我想你也看得出来,我一直都挺喜欢你的,咱们也都到这岁数了,不如你就给我个机会,我……”

 

莱姨把手从吴老板手里抽了出来,她脸上有点不自在,不过她什么都没说。

 

吴老板便继续表白:“小莱,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莱姨仍旧没有说话。

 

莱姨和吴老板在公园里就这样坐着,期间吴老板时不时地对莱姨表白一下,但莱姨话很少,她既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总之就那样安静地在那里坐着。

 

天慢慢黑下来,这时我就更不放心了,我怕吴老板会趁天黑没人对莱姨做什么不轨之事,我便继续在那里盯梢,盯着盯着,我突然想起,啊!晚自习时间早已过了,我旷课了!

 

实在没办法,我只能放弃莱姨这边,向学校跑去。

 

我打了个出租车,来到学校,跑进教室时,晚自习已经快结束了。

 

班主任江老师是个女的,挺年轻,她这时正在班里坐班,她坐在讲台上的老师的座位上,看着我灰溜溜地溜进教室里,瞪了我几眼。

 

我回到座位,赶紧从桌兜里拿出一本书装模作样看起来,过了一会儿,看着看着,突然,在我的眼前出现一个人,我抬头一看,江老师就站在我课桌前。

 

“赵立,下晚自习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江老师冷冰冰的说。

 

“好的。”我小声回复道。

 

没多会儿就下晚自习了,我离开教室向江老师办公室走去,心里想着一会儿江老师会怎样训斥我,我的心里就直打鼓。

 

走到江老师办公室门外了,我仍旧有些害怕,不敢进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心里正想着一会儿江老师训话时我该怎样应对,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阵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调情声传到我耳朵里,我左右看看,咦,奇怪了,这一片都是老师们的办公室,怎么会有这种声音传来啊?

 

我正纳闷时,这声音越来越清晰,我才知道原来这声音不是从别处传来的,正是从我的眼前——江老师的办公室传出来的!

 

原来江老师……她正在办公室里跟男人私会调情!

 

果然江老师和一个男人正在里边做不轨之事。

而那个男人我也看到了,竟然是年级主任汪主任!

 

透过门缝儿,我看到江老师正坐在汪主任大腿上,汪主任正肆意地揉着江老师胸前的两团,江老师就忘情地呻吟,而汪主任嘴里不停地说着:“亲爱的,舒服吗?嗯?”

 

我听得浑身痒痒,我注意到,江老师和汪主任两人由于太过忘情,根本就没发现门开了条缝儿,也不知道门外有人,所以,他们两人非常忘我地在那里表演着,我就忘乎所以地在门外偷听偷看着。

 

又看了一会儿,我怕万一有人过来看到他怎么办?便悄悄溜走了。

 

但因刚才看了那一会儿调情戏码,我那里又不安分了,不时地涨起来,我便想去厕所解决一下。

 

到了厕所后,正好这个点厕所没人,我就在那里用手给自己解决,解决了一会儿后,突然有人进来了,我便停了下来,装作是在撒尿的样子。

 

而我看到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江老师调情的汪主任!

 

汪主任就在我旁边的小便器前站住,解开裤带开始撒尿,这时,我忍不住朝汪主任的裤裆处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我直接就想笑了,不过他忍住了,因为对方毕竟是年级主任,尽管他那里比我的小了许多,但我也不敢就这样公然嘲笑啊。

 

这时,汪主任也朝我看了一眼,当看到我的时,他果然吃了一惊,再低下头看看他自己的,他瞬间就自惭形秽了,他恶狠狠的瞪了赵立一眼,然后拉上他的裤带走了。

 

这边我也穿好裤子,然后走出厕所。

 

走出厕所后才看到汪主任竟然没走远,就在厕所门口抽烟,看到我出来,他把我叫住。

 

“站住!”

 

我一愣,然后就乖乖站在那里不动了。

 

汪主任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尤其是看到我裤裆部位时他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多看了一会儿,然后重新看回我脸上,他对我说道:“你这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点都不老实!说,刚刚是不是在某位老师办公室门前偷听了?嗯?”

 

我心里一哆嗦,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刚刚看到他们的好事的啊?莫非他有穿门眼,能穿过办公室的门看到我?

 

不管怎样,不管这个汪主任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刚刚就在江老师门前偷看到了他”们,但自己抵死也不能承认!

 

“冤枉啊,汪主任,我从没在哪个老师门前偷看过什么啊,您是不是搞错了?”我说,当然了,我也是在试探,反正自己不能承认,然后再看看汪主任怎么说。

 

果然,汪主任脸上显出犹疑,这下我就知道了,汪主任本身也不确定是不是我刚刚在他门前偷看了,也许他是看到门开了条缝儿,也听到了门外有人偷听的动静,但他却不确定这人是谁,可能他是正好来厕所看到自己在这里上厕所所以才怀疑到自己头上来的吧?

 

果然,被我说中了,确实是这样,汪主任只是感觉到有人偷听了,却并不知道偷听的人具体是谁,他只是碰巧这个时候看到赵立在这里上厕所,所以就怀疑他了。

 

“那个……你敢不敢对天发誓?说刚刚你没在老师门前偷听什么。”汪主任说。

 

“敢啊,发誓就发誓,”我心想,哼,来这一套,发誓这种把戏谁信啊,说个瞎话难道还真能遭报应了?都什么年代了,我才不信这鬼把戏呢,接下来赵立就开始发誓了,“假如我赵立有在哪个老师门前偷听的话我就不得好死,出门被车撞死!”

 

“行了吧汪主任?”我问。

 

“行了行了,滚吧。”汪主任吼了一句。

 

我立马跑走了,不过,虽然他表面上对汪主任屈服了,顺着他来,但内心里他却在嘲笑他,嘲笑他的那么小,连自己的一半尺度都到不了,哈哈!他又在心里同情江老师了,也不知江老师用汪主任那根家伙时有没有委屈,哈哈!

 

我一边向教室跑一边在心里嘲笑汪主任,同情江老师,心里那种生理上的优越感别提多美了!

 

这天,我放学后又遇到曾林,他把我叫到一边,态度特别小心翼翼,我心里纳闷他这是要做什么。

 

只见曾林扭扭捏捏地从兜里掏出一封信。

 

“这是什么?”我问。

 

曾林脸红了,看样子很不好意思说出口。

 

“男子汉大丈夫的,有什么就直说,你这样像个娘们儿知道吗?”我笑话他。

 

曾林这才慢吞吞地说:“咳咳,这个是……情书。”

“情书?”我眼睛瞪大了,“给谁的啊?”

 

“咳咳……给张兰的,我……喜欢她,所以,麻烦你帮我把这封情书拿给她。”曾林说着脸又红了。

 

“好吧,包在我身上。”我拍了拍曾林的肩膀,对他承诺道。

 

“谢谢你,赵立。”曾林说。

 

“不客气,都是兄弟,谢什么。”我说着,但我心里在想,曾林是不知道我和他妈莱姨的事,要是知道他不定得多恨我呢。

 

闲话不多说,我立刻回到学校,去给曾林送情书,我来到教室里找张兰,但张兰没在,我正要离开时,走过一张桌子,有一本书掉了下来,我回过头来去捡,捡起来正要放回那张桌子时却无意间看到那不是书,而是一个笔记本,扉页上写着“陈思思”三个字,我一看,哦,原来这正是陈思思的书桌。

 

陈思思是我的女神,是我暗恋的对象,现在看到她的笔记本,我就好奇心起来了,我想看看她这笔记本里都写些什么,正好这会儿教室里没人,就我一个人,我便打开笔记本看起来,这一看我才知道原来这是陈思思的日记本啊!

 

我就继续看了下去,不过陈思思的日记里也没写什么隐私或是很重要的事,都是平时日常的一些小事,比如学习呀,上课呀,课外活动呀等等。

 

我正要合上这日记本时,不料陈思思这个时候走进教室!

 

我吓得赶紧把她的日记本放回她桌子上,但还是晚了,被陈思思给看到了,陈思思立刻跑过来,当她看到刚刚被我放回她桌上的正是她心爱的日记本时,她立刻就发怒了。

 

“臭流氓!又是你,你就是个臭流氓!”她冲我骂道。

 

不知为何,被女神骂,我没有生气,反而心里还痒痒的,我也在心里骂自己,骂自己贱。

 

陈思思对我大骂一通,说我窥探她隐私等等,说她不会放过我,我就这样乖乖被她骂着,由于她又骂又跳的,结果,她的脚无意间碰到了课桌,被碰疼了。

 

“哎吆,好痛啊!”她低下身子双手捂着自己的脚,直喊痛。

 

这下我将功赎罪的机会来了,我便对她说:“思思,我去帮你叫医生吧?这会儿校医务室的医生应该还没下班。”

 

陈思思正疼痛,她已经没心思和我怄气了,不过她还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我这就一路小跑向学校医务室跑去,到了医务室门口,发现医务室的门关着,我正要敲门时,听到从门里传出一阵声音,嘻嘻索索的,伴随着女生的呻吟声。

 

啊!不是吧?不久前刚在江老师办公室门前偷看到她和汪主任偷情的画面,这才多会儿功夫,又一出偷情画面要被我捉到了?我心里暗笑,心想我倒是有这福气能看到这种事啊。

 

那种声音继续持续,女生继续呻吟,男的似乎在摸她,一边摸女的一边小声叫。

 

这里人来人往,我怕被人撞倒,也不想被里面的人发现我在这偷听,否则像之前汪主任那样恨上了我甚至想报复我的话那可就不值得了。

 

我便向一边走去,去别处转了转,然后重新折回来,这时候,我再敲门,里边声我大方地走进去,看到一个女医生在办公桌前坐着,在看书。

 

我心想,哼,现在装地一本正经的,刚才那浪劲儿呢?我朝她胸部和下身看了两眼,然后说明来意:“您好,大夫,我们班有位女生脚受伤了,您能过去给她看看吗?”

 

“好的。”女医生也没说废话,直接就跟我走了。

 

来到我们班教室,陈思思还在那里坐着,在等医生,女医生给陈思思治疗完就走了,说她回去配药,让我等一会儿后去她医务室取药。

 

过了一会儿,我去取药,走进医务室的门,女医生将药递给我,我正要转身走时,无意间看到在桌子后面坐着的女医生的两条腿不停地在那里摩擦,而在她两条腿中间竟然有一个粉红色的小东西,那个东西不停地震动,然后她用手直接拿起那个小东西朝她的身体里塞去……

 

我大吃一惊,这女医生这么大胆啊,这么饥渴啊。

 

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在办公室就敢这样了……

 

我那里立刻就涨起来了,不过还好,那女医生根本没注意到我看她。

 

她正自己在那里忘情地摆弄着她的小情趣玩具。

 

怕女医生知道我注意到她的行为,我就赶紧转过身走了。

 

回到教室后我把药给了陈思思。

>>>>  <<<<

文章标题: 教练把舌头伸进了我的下面|军少太大了好疼
http://www.jxxzxw.com/article-95-221525-0.html
文章标签:太大
Top